返回第二十三章:去梦里向先皇告状  月光酒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洛舒然脸色一沉,怒目盯着谢长夜。

而谢无逸看着谢长夜那一脸的义正言辞的模样,尤其在说到并非故意为之时,毫无心虚之感,心头实在忍不住有些佩服对方的厚脸皮。

而洛琳儿急了,蹭的一下站起身,指着谢长夜开口。

“你根本就是胡说八道!”

谢长夜耸了耸肩膀,“本王何曾胡言,洛小姐自己花灯掉落的确可惜,可现在却因为你,害的这么多小姐愿望落空,难道她们就不可惜吗?”

刚才洛琳儿落水时,河中已经有不少花灯了,因着落水溅起了大片的水花,的确有不少花灯都被打落了。

在场的官家小姐们经谢长夜这么一提醒,顿时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。且不说到底是不是七王爷绊洛琳儿入水的,如果洛琳儿不去撞七王爷的话,自然不会有这么一出。

洛舒然深吸了一口气,目光中划过一抹厉色。

“皇上,七王爷巧舌如簧,实在令人佩服。但今日之事那到现在已经关系到小女的名声了,还望皇上能够替小女做主,切不能让七王爷随意污蔑小女。”

说着,洛舒然径直对着谢无逸跪了下去,还重重的磕了一个头。

“皇兄,臣弟……”

“好了。”谢无逸打断了谢长夜的话,“向洛小姐道个歉,这件事情就算了。”

虽说洛琳儿的确有些自作自受,可是毕竟是女子,放花灯不成又落了水,谢长夜又何必非要争个上风,更何况洛舒然那边,自己还要给几分面子。

谢长夜脸色一沉,让自己道歉?没门!

“皇兄,恕臣弟不能从命。”

“七王爷,皇上的命令你都敢不从吗?”洛舒然冷哼着开口。

谢长夜深吸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花灯递给小林子,一掀衣袍下摆,利落的对着谢长夜跪了下去。

“皇兄,如果放在平时的话,臣弟自然不应该同洛小姐一个女子计较。可是今日是七夕,放灯许愿,求的自然是儿女姻缘。臣弟知道,父皇驾崩之时,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臣弟的婚事。可是今日,洛小姐却故意来破坏臣弟的花灯,这根本就是想要让父皇的遗愿落空,简直可以说是,其心可诛!”

一言出,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去,洛琳儿整个人瞬间僵住,洛舒然也脸色难看到了极点。

“七王爷这个时候搬出先皇遗命来,是否有些太过了?”

“洛太傅此言差矣,父皇一直时时刻刻在本王心中,如何能说现在才搬出来。”谢长夜顿了一下,继续开口道,“难道说在洛太傅心中,先皇只是临时搬出来的挡箭牌,其他时候就可以抛到九霄云外吗?”

洛舒然心头一颤,立刻开口:“皇上,老臣绝无此意!”

谢无逸看着跪在地上的谢长夜,心头十分无语。

谢长夜如果真的把父皇的遗命当成一回事的话,只怕现在早就已经成亲了。不过是一句道歉,谢长夜就这么不愿意说出口,甚至不惜扯到父皇。

不过,能够说的洛舒然哑口无言,也算谢长夜有几分本事。虽然……谢长夜的本事从来不用在正道上。

收回思绪,谢无逸开口道:“这件事情只是一桩小事,不必闹到这般地步。”

“皇兄,臣弟本来也不打算追究,可是没想到洛太傅和洛小姐竟然反咬一口,步步紧逼,实在是欺人太甚!今日如果皇兄不能为臣弟做主的话……”谢长夜抬头看了一眼谢长夜,“臣弟就去梦里向先皇告状!”

谢无逸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气笑了,“谢长夜,你还真是长本事了!”

向先皇告状,就谢长夜次次相看,次次失败的事,他就不信谢长夜还有脸见先皇!

谢长夜仰着脖子看着谢无逸,“臣弟这也是被逼无奈。”

本来她一开始想的只是让洛琳儿落水,报复一下她算计自己的事情也就算了。可是现在这么多人看着,若是她道歉了的话,岂不是承认自己有错?绝不可能!

洛舒然怎么也没想到,谢长夜会无耻到搬出先皇来。

可是现在先皇临终遗命摆在这儿,如果自己继续和谢长夜僵持下去的话,只怕讨不到任何好处。

想到这儿,洛舒然只能看了一眼洛琳儿,“琳儿,跟七王爷道歉。”

“不可能!”洛琳儿觉得自己快气疯了,她被谢长夜害成这样,怎么可能和他道歉。

“琳儿,听话,赶紧道歉!”

洛舒然声音里多了几分冷怒,不过却不是真的对着洛琳儿,而是做给谢无逸看的。

这件事情孰是孰非,皇上心里面很清楚,现在他们也只能是以退为进了。

谢无逸看了一眼洛舒然,开口道:“好了,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意外,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“多谢皇上。”洛舒然立刻借坡下驴。

谢长夜翻了个白眼,忍不住开口:“皇兄,您上辈子怕不是泥瓦匠吧。”专业和稀泥的!

“放肆!”谢无逸瞪了一眼谢长夜,“你真当作朕不会罚你!”

“臣弟不敢!臣弟错了!”谢长夜立刻又露出一脸怂了的表情。

见到谢无逸似乎没有打算追究,谢长夜这才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“既然皇兄都这么说了,那这件事情就算了吧。”

说着,还不忘一声叹息,似乎是在感叹自己的宽容大度。

看的谢无逸心头又是一阵无语和无奈。

……

洛琳儿已经被人带下去换衣服了,而经过这么一出,那些官家小姐们放灯的心思也淡了,河边只剩下零星的几个人还在放灯。

其中就有谢长夜和小林子。

谢长夜似乎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事情而扰了兴致,反而越发兴高采烈。

站在河边小心翼翼的放了许愿花灯,然后还目送花灯飘了好久,似乎生怕愿望“半路夭折”。

而那盏粉白的莲花灯,在河中也格外醒目,直到花灯飘远了,谢长夜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。

一转头,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段沐风。一身白衣,月色灯火之下,越发的显示出几分飘然出尘之感。

谢长夜深觉养眼,笑着开口道:“段丞相也是来放灯的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