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三十一章:去裴府喝喜酒  月光酒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“王爷饶命啊!”小林子瞬间吓得脸色惨白,本能的往马车外面跑去,结果一下子就撞到了车夫身上。

车夫一个惊慌,拉着缰绳的手一重,拽疼了马匹,引得马儿一下子失控起来。

“吁!吁!”车夫连忙想要控制住马,可是马儿却似乎更加被刺激了一般,一个劲的朝着前面跑去。

到了街道转弯处,只听得砰的一声,马儿撞上了另一边过来的马车车厢,这才停了下来。

“谁啊,怎么驾的马车,伤到我家公子怎么办!”对面的车夫满是怒火的开口。

谢长夜刚才也被颠的不轻,无奈的瞪了小林子一眼,才走出了马车。

小林子越发欲哭无泪,完了完了,这下子他的小命更加保不住了。

“抱歉,刚才马匹失控,没有伤到你们吧?”谢长夜站在马车边上,开口问道。

迎面的马车之中,安静了好一会儿,然后里面的人才猛然掀开车帘。

“又是你!”

谢长夜在看到对方之后,也忍不住一愣。

“这不是裴松裴公子吗,怎么这么巧。”

裴远脸色一僵,而驾车的车夫也忙开口:“我们家公子叫裴远!”

“是吗?裴公子什么时候改的名字啊。”谢长夜煞有介事的问道。

“你”裴远气的脸色煞白,走下马车看着谢长夜,“七王爷是否有些欺人太甚了!”

他之前因为谢长夜从楼梯上滚下去摔伤了腿,前段时间才刚刚彻底痊愈。今日一出门竟然又遇上了谢长夜,而且还差点又被撞伤,说谢长夜不是故意的,他才不相信。

“裴公子,本王也没有想到马匹会突然失控,冲撞了裴公子的确是本王不对。本王在这儿跟裴公子道歉了。裴公子放心,马匹的损失,本王一定会加倍赔偿。”

说起来,这个裴远的确也挺倒霉的,大街上这么多马车,随便撞到一辆就是他中招,弄的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“谁要你的银子!”裴远气的咬牙切齿。

“不要赔偿?”谢长夜挑眉,“那更好了,多谢裴公子为本王省钱。”

“你”裴远一噎,不过对方毕竟是七王爷,他也不好真的破口大骂。更何况他乃是读书人,若真是如此的话,岂不是有辱斯文。

罢了!

“在下还要筹办婚事,就先告辞了!”裴远冷声开口,说完,紧皱着眉头就要离开。

可谁知谢长夜又开口了,“婚事?是令妹的婚事吗?”

“七王爷何必明知故问!”

如果不是谢长夜在皇上面前反咬一口的,只怕还不会有这婚事。

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,就是从这段时间来看,他这个准妹夫不管是才学还是人品,都还算不错。日后只要科举高中,在加上父亲帮衬,前途应该还算光明。

“恭喜恭喜,说起来,本王也算是促成他们婚事的半个恩人,不知道裴公子和裴大人是否打算请本王去喝个喜酒?”

裴远脸色又是一僵,谢长夜怎么还好意思来喝喜酒?

“怎么,裴公子不愿意?”谢长夜笑着开口问道。

裴远又狠狠的咬了咬牙,“既然七王爷肯赏光,自然欢迎。”

最后欢迎二字,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。

“欢迎就好。”谢长夜笑眯眯的点头,“帖子到时候送到本王府上就好。”

她还未曾亲眼见过这古代人的婚礼,刚好最近无聊,索性去凑个热闹。

裴远已经离开了,看着他的背影,小林子觉得,这位裴公子今天肯定很后悔出门这件事情。

当然了,现在他已经没什么心思去管别人了。

“王爷,奴才,奴才”

“小林子,看看你惹得麻烦,差点我们七王爷又要多损失掉一辆马车的钱,哦不,是两辆。”

“王爷,奴才真的知错了啊,求王爷绕奴才一命。”小林子跪在地上,差点想要抱着谢长夜的大腿求饶,不过想到自家王爷的特殊癖好,又忍住了。

谢长夜不知道小林子此刻的想法,否则一定赏他几个脑瓜子,看着小林子那模样,无奈的开口:“好了,起来吧,本王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,吓成这个样子,真是出息!”

“啊?”小林子紧张的抬起头,“王爷您真的是在跟奴才开玩笑吗?”

王爷没有断袖之癖?也没有打算杀了自己灭口?

“当然,起来吧。”谢长夜摆了摆手。

小林子心底大大松了一口气,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“奴才多谢王爷!”

虽然谢长夜的马车撞的并不严重,可是为了安全考虑,她也没有再坐了,而是准备步行回七王府。

小林子屁颠屁颠的跟在谢长夜身后,“王爷,您累不累,要不您歇歇,奴才先去重新找辆马车过来?”

看着小林子这殷勤又狗腿的模样,谢长夜心底有些无语。

眼珠一转,谢长夜突然停下脚步,看着小林子。

“小林子,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”

“啊?”小林子一愣,“奴才误会什么了?”

“本王说的开玩笑,指的是留不得你这件事,可不是说本王不喜欢女子是开玩笑。”

小林子:“”

所以,王爷还是个断袖,他的小命也只是暂时保住了

看着谢长夜促狭的模样,小林子忍不住心头哀嚎。

生活太艰辛了,娘亲啊,儿子想您!

虽然说不管是裴远还是裴济源,都不太乐意谢长夜去参加婚礼。

可是既然对方已经开口了,这个面子自然不得不给。很快,邀请的喜帖便送到了七王府。

大婚当日,谢长夜带着小林子,到了裴家。

比起洛舒然,裴济源只是一个翰林院学士,府邸自然也没有洛府那么气派。

从布置来看,也是一板一眼的,一切合规合矩,充满了裴济源和裴远父子两个人身上透出的板正气息。

谢长夜见了,倒也觉得在意料之中。

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,谢无逸竟然也来了。

跟着裴济源一行人行完了礼,看到谢无逸打发裴济源他们退下,说要自己走走时,谢长夜才到了谢无逸面前。

“臣弟见过皇兄,皇兄怎么也来了?”

大臣嫁女,按理说谢无逸最多给些赏赐,根本没有必要亲自前来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