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三十二章:谢长夜落水  月光酒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“还不是因为你。”谢无逸瞥了一眼谢长夜。

这桩婚事好歹是自己促成的,裴济源也算是个老臣了,既然已经开口请他前来,他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谢长夜摸了摸鼻子,其实开口之后,她也就大概猜出了原因,“皇兄辛苦了,一对新人一定会感激皇兄的。”

感不感激,他自然是不在乎,不过

谢无逸看着谢长夜,“你难道也是被邀请来的?”

裴济源怎么可能主动邀请谢长夜。

“当然!”谢长夜点头,见谢无逸不信,掏出了怀中的喜帖冲着谢无逸晃了晃。

“倒是稀奇,朕还以为裴大人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了呢。”

谢长夜轻轻摸了摸鼻子,目光有些心虚,说实话,她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不远处,裴远看着湖边的谢长夜和谢无逸,眉头紧皱。

马上他就要参加今年的科举了,如果能够事先在皇上的面前露个面的话,等进了殿试自然会有些好处。

父亲费力请皇上过来也是这个意思,可是看着站在谢无逸身边的谢长夜,裴远心头一阵懊恼。

如果这个时候自己上前的话,七王爷会不会故意搞什么破坏?

可是如果自己不去的话,那就是白白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!

裴远眉头皱的更紧了,过了好一会儿,才下定决心一般,走到了谢无逸面前。

“见过皇上。”

谢无逸看到裴远,略微点了点头。

“皇上今日能够圣架光临,实在是我们裴家天大的荣幸,更是小妹天大的荣幸,我们裴家感激不尽。”

裴远低着头,拱手开口,声音里面透着几分激动和几分紧张。

一旁的谢长夜挑眉看着裴远,心思一转便明白了过来。

看来裴济源今天请谢无逸过来,是另有盘算啊,用女儿的婚宴为儿子谋点好处,这算盘打的倒也还真的不错。

想到这儿,谢长夜忍不住轻笑了一声。

谢无逸扫了一眼谢长夜,不冷不热的开口:“裴大人是老臣了,既然裴家大喜,朕自然也应该前来恭贺一番。”

裴济源的心思,他自然看的明白。

裴远心头本就紧张,现在听到谢长夜的笑,加上谢无逸这不冷不热的声音,顿时后背上都忍不住冒出了一些冷汗,之前准备好了的攀谈话语,现在一句也想不起来。

“我,不,草民,不”

谢长夜见状,又笑了笑,有心想要替他解围。

“皇兄,裴公子饱读诗书,才学过人,日后说不定和裴大人一样,在朝堂之中为皇兄效力,皇兄可以多关注几分。”

裴远心头一怔,一时之间连紧张都忘了,只是抬头诧异的看着谢长夜,对方竟然会为自己说话。

还是说,谢长夜其实是在玩什么耍人的把戏?

想到这儿,裴远甚至不敢接茬,只是紧张的低头站在那儿。

谢无逸看着裴远这紧张,难得微缓和了语气,“裴公子今年应该要参加科举吧?”

“回禀皇上,是。”裴远忙开口。

谢无逸道,“既然如此,那朕拭目以待。”

裴远心头大喜,“是。”

谢无逸点了点头,“好了,退下吧。”

“是,裴远告退。”

裴远自然不敢直接转身,拱手低着头连连后退了好几步。

谢长夜看到裴远这模样,心头不由得感慨,对比之下,自己在谢无逸面前算放松的了。

然而就在谢长夜准备收回目光时,恰好看到裴远身后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,眼见着裴远后退就要绊上去了。

“小心。”谢长夜快步上前,想要拉住裴远。

而此刻,裴远心头虽然喜悦,可是仍旧紧张,也没听清楚谢长夜说什么,只是看到她冲过来拉自己,便立刻想起了自己从楼梯上滚下去的惨状。

条件反射般的用力挥开了谢长夜的手。

湖边草地有些湿滑,谢长夜脚下一个不稳,扑通一声就滑进了一旁的湖里面

七夕已过,虽然说前些天秋老虎还闹的厉害,可是这几日接连下了几场秋雨,温度也是突然骤降。

湖水冰凉,谢长夜一掉进去立刻感觉到了一阵寒意。

等到谢长夜被拉起来之后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。

而裴济源他们匆忙赶过来的时候,谢长夜正坐在湖边,浑身湿漉漉的,而一旁的裴远已经是吓得脸色惨白了。

“皇上恕罪!”裴济源心头大惊,他刚才只听人禀报,说是远儿将七王爷推进了水里

谢长夜甩了甩袖袍上的水,见裴济源只顾着谢无逸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“裴大人,掉进水里的是本王,不是皇兄!”

直接请谢无逸恕罪,真当自己是空气啊!

裴济源脸色一阵青白,咬牙开口:“七王爷,犬子无心之失,还请您不要见谅。”

说完,又对着裴远开口:“还不赶紧给七王爷赔礼道歉!”

裴远已经吓得有些六神无主,立刻跪了下去。

“七王爷恕罪!”

刚才谢长夜落水之后,他看到身后的石头,才反应过来谢长夜是一片好心,可是他却把人给推下了湖,而且还是当着皇上的面想到这儿,裴远心头一阵颤栗。

谢长夜也是无奈的紧,她这应该就是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典型了吧。

“裴公子,本王阿嚏!”

谢长夜刚准备开口,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
谢无逸皱眉看着谢长夜,打完喷嚏之后,对方的脸色明显又更惨白了几分。

“好了,先去更衣,以免感染风寒。”

裴济源忙开口:“七王爷,下官这就让人去给您准备衣物。”

“不用了!”谢长夜摇头,“本王还是现在回府吧。”

她现在可是湿了个透,连束胸都湿了,贴着难受得很。若是在裴家换衣服,里面的束胸也不能换,还是白搭。

“先换衣服,你这般湿着回去成何体统!”

谢无逸本想说若是感染风寒就不好了,可是话到嘴边,突然又变成了成何体统。

谢长夜一噎,谢无逸会说人话吗?她还以为对方在关心她呢,结果只是在关心不成体统。

心头冒出一股子火气,连带着让谢长夜觉得身上的冷意都少了几分,沉着脸站起身开口。

“皇兄放心,反正臣弟不成体统的时候多,也不在乎多这一次。”

谢无逸噎一下,还没说话,谢长夜便开口告辞了。

裴府门口,谢长夜脚步匆匆,小林子本来等在府外面,现在看到自家主子这般狼狈的模样,连忙迎了上来。

“主子,您怎么”

谢长夜摆手,“别说了,先回去。”

然而,就在谢长夜刚准备上马车时,谢无逸从府里面出来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