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三十三章:太医诊脉  月光酒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推荐: 海棠小说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“上朕的马车。”他的马车,不管是车夫还是马匹,都是千挑万选,自然比谢长夜的要快上许多。

谢长夜看了一眼不远处停着的谢无逸的马车,摇了摇头。

“还是不劳烦皇兄了,省的弄脏皇兄的马车。”

“少废话,让你上去就上去。”

就谢长夜这小身板,湿衣服裹久了,十有八九会感染风寒。

谢长夜心里白眼一翻,就谢无逸这态度,就算是好心,也实在让人高兴不起来。

不过,谢长夜也没有再推辞,吩咐小林子跟在后面,自己上了谢无逸的马车。

裴府门口,众人跪送,谢无逸也进了马车,然后吩咐驾车的侍卫快一些。

马车中,谢长夜规规矩矩的坐在角落里,一双眼睛却灵动的打量着四周。

马车空间不小,而且小桌和安几一看就是精心制作的,不过整体却倒不算多么的奢华。

谢长夜收回目光,又想起御书房中简单的陈设,想了想,觉得倒也符合谢无逸的风格。

而谢无逸看着谢长夜,头发上虽然没有继续滴水了,可是衣袍下摆却仍然在往下滴水。不一会儿,谢长夜脚下就多了一小摊水渍。

谢无逸皱起眉头,他真不知道谢长夜在别扭什么,在裴府换上干净的衣袍难道不比这一路穿着湿衣服要好受!

谢长夜也注意到了谢无逸的视线,抬脚将地上的水渍抹了抹,“不好意思啊,弄脏皇兄的马车了。”

靠,让自己上马车的人明明是谢无逸,现在又摆出那么一副嫌弃的表情做什么。

谢无逸知晓谢长夜误会了,也懒得解释,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一旁小桌子上的热茶水。

谢长夜嘴角一抽,自己都这样了,谢无逸还让自己给他倒茶?

太丧心病狂了吧!

虽然心底腹诽,可是谢长夜还是倒了杯茶,递到了谢无逸面前。

“皇兄请喝茶。”

谢无逸一阵无语,“朕是让你自己喝!”

“啊?”谢长夜一愣,“原来如此,臣弟误会了,误会了!”

谢长夜正收回茶杯,突然这个时候,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,手一抖,茶水直接泼到了谢无逸身上。

“皇兄恕罪,臣弟不是故意的。”谢长夜连忙想要去擦,可是自己浑身湿透,只是越擦越湿。

“好了!”谢无逸眉心一跳,无奈的开口。

“多谢皇……阿嚏,阿嚏,阿嚏!”谢长夜话还没说完,又接连打了好几个大大的喷嚏。

停下之后,谢长夜脸色越发惨白,突然开始觉得有些头晕,整个人也开始打寒颤。

见谢长夜神色不对,谢无逸伸手探了探,这才发现,谢长夜发烧了。

“到哪儿了?”谢无逸提高声音对外面问到。

外面驾车的侍卫回话,“回禀皇上,离七王府大概还有一半的路程。”

谢无逸皱眉,“不去七王府了,去皇宫,速度快些。”

七王府离裴府本就比较远,现在这个距离,如果改去皇宫的话会快很多。

“是。”侍卫应声。

“皇兄,臣弟没事,臣弟还是回府吧。”谢长夜忙开口。

“闭嘴!”谢无逸瞪了一眼谢长夜,每次只要有谢长夜在场,总是不太平。

谢长夜见谢无逸一副已经决定了的模样,也没有再继续开口,垂下目光,算了算了,皇宫就皇宫吧,她现在的确有些冷的厉害。

谢无逸见到谢长夜不再开口,缩在马车一角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和平时那插科打诨,蛮不讲理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。

不知为何,看着看着,谢无逸心头又生出了几分不痛快。谢长夜还是平时那副模样比较好,至少,比这惨兮兮的样子要好。

很快,皇宫便到了。

正主谢长夜十八岁才搬到了宫外的七王府,之前一直都住在皇宫的飞羽轩之中。

谢长夜到了飞羽轩,很快就有宫人送来了干净的衣袍,又送来了沐浴的热水。

毕竟在宫中,谢长夜不敢沐浴太久,很快就起来了,穿衣时看了看那裹胸,本想重新束上,可又实在觉得难受,便偷偷的晾到了床维幔后面的木栏上面,想着等到稍微干一些,再束回去。

而有维幔遮挡,只要不绕到床后面,自然是看不见的。

“启禀王爷,奴婢又拿来了一些热水,可以进来吗?”门外,传来宫女的声音。

谢长夜坐在床上,裹好了被子,高声开口道:“不必了,本王已经洗好了,想要休息一下,你退下吧,没有吩咐谁也不要进来。”

“是。”宫女应声,很快退了下去。

谢长夜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都缩在了被子里面,又打了个喷嚏。

果然王爷的身份还是有好处的,这飞羽轩虽然许久不住了,可是却还是日日有人打扫,一点儿灰尘都没有。

心里面感叹着,谢长夜觉得脑袋有些越发的昏沉,渐渐的就闭上了眼睛。

迷迷糊糊中,谢长夜突然听到了谢无逸的声音,是在吩咐太医给自己诊脉。

谢长夜一个激灵,顿时就吓醒了。

睁开眼一看,谢无逸果然站在床边,而一旁还站着一个约莫五十来岁,太医打扮的人。

谢长夜瞬间彻底清醒了,“皇兄,你进来怎么不敲门!”

谢无逸皱眉,“敲过了,你没有回应。”

“那你也不应该就这么进来啊!”

谢长夜伸手摸了摸被子,幸好还盖的严严实实的。她现在没有束胸,刚才还睡着了,要是不小心蹬了被子的话,那岂不是彻底暴露了。

谢无逸眉头皱的更紧了些,“你发烧了,朕让你太医来给你看看,难道还错了不成?”

听宫女禀报说谢长夜休息了,若不是担心他发烧晕过去,自己又何必浪费时间过来。

谢长夜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语气有些过火了,讨好的笑了笑。

“皇兄您别生气,臣弟只是一时被吓到了。”

谢无逸脸色缓和了一些,看来谢长夜是个病人的份上,他就不跟他计较了。

“好了,让太医给你把脉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谢长夜点头,刚从被子里面伸出手,突然回过神来,又忙将手缩了回去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